<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故事一:白面書生戀上刁蠻格格(八)
        ????格格芊芊玉手接過寶盒打開,是一串漂亮的珍珠手鏈。

        ?????還有一張噴了香水的彩紙,格格打開,只見上面寫了不少字,新玉格格看見字就頭痛,很自然的就給了身后的冬雪,風靈看到,冬雪接過彩紙,很淑女的上下掃了一眼,就開始緩緩的念道:“我十分的想念你,你的目光就好像春日的陽光,融化了我的心,為此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眠,窈窕淑女君子好求……送給我愛的女神--王小姐——”

        ?????新玉格格呆呆的重復道:“王小姐?”

        ?????很顯然,情書念錯了,那青年慌里慌張的站了起來,很顯然,他也沒有想到,情書念錯了。懷里跌出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珠寶盒,里面的情書也到了出來,冬雪撿起來一看,果然結尾寫的是新玉格格的名字,天呀,這竟然是個花花公子。

        ?????格格大氣,把青年趕了出去。

        ?????……

        ?????一連幾個男青年,不是太這樣就是太那樣,很多毛病都一目了然,過于凸顯。而四個丫鬟也是看到好的就立馬露出一副心動的樣子,真是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丫鬟。

        ?????這四個丫鬟表面上忠心耿耿,為了格格赴湯蹈火的,實則花花腸子一堆,她們想做什么,只要煽動格格去做就好了,如果王爺為格格的事情生了氣,她們就立刻會七嘴八舌嬌嬌弱弱的說:“王爺,別生氣了,格格知道錯了?!币桓弊o著主子的樣子。

        ?????偏偏格格還覺得十分受用,瞧自己的丫頭,真是好姐妹。

        ?????從外人的眼睛里看,不過是些走狗而已。

        ?????最后一個男青年格格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個巴掌扇了上去,那男人也不是吃素的,爬起來就和新玉格格打架。被新玉格格一腳踹到了樓下,頓時,到處都是女人,小孩的驚恐叫聲,等格格走了,風靈才從窗簾后面出來,真是一場鬧劇,奇怪,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為什么格格總是相親相的都是歪瓜裂棗?

        ?????從嬤嬤的話語中可以看出,格格經常帶著四個丫頭來相親,雖然不樂意,但是迫于王爺的壓力也要坐一會兒。

        ?????如果她每次不高興了都打人,城里的男青年自然也不愿意來和格格相親,喜娘找不到合適的公子,自然有缺陷的公子就會拿來湊數。所以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雖然格格有錢有權,但是被格格打過的男子也不在少數,所以沒有人愿意找格格。

        ?????還有格格身邊的冬雪,竟然識文斷字,念起文章來絲毫沒有停頓咯吭,但是她在學堂中跟著格格,就剩下出謀劃策的攛掇新玉格格大鬧學堂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五個人都沒文化呢,鬧了半天,還有一個是有文化的女流氓呀。

        ?????這個就值得玩味了,新玉格格身邊的丫鬟有一個識文斷字。

        ?????剛下了樓,樓下又是騷動,風靈沒看過什么前因后果,只看到新玉格格抱著一個快要摔倒的書生。兩人呆呆的看著對方,無限深情。

        ?????四個丫鬟也傻不愣愣的在一邊呆著,絲毫不在意路人對格格的指指點點,很快,新玉格格一個害羞,就把書生扔到了地上。書生啊喲一聲,好痛!

        ?????風靈這算是看明白了,原來今天是男女主角見面的日子。

        ?????這回,書生的狼狽并沒有引來新玉格格的發笑,她反而有些·奇怪的看著書生,書生爬起來,對新玉格格拱了拱手:“小生趙文軒,偶然路過此地,就看見你與別人爭執,我覺得大家還是化干戈為玉帛為好?!?br>
        ?????新玉格格瞪著迷茫的大眼睛,喃喃道:“干哥?誰要你做干哥哥?你怎么占人家的便宜呀?”說完,就勾著手走了。風靈看了熱鬧,就回家了,正好馬大炮要到同學家找她呢,這閨女大晚上的瞎跑什么?

        ?????風靈洗涮一番就接著寫小說,明天報刊會給她寄來10天的稿費,80塊大洋。同時,報刊社就算和風靈簽約了,以后每個月網城里的大興商行給風靈大款300塊大洋。算是包作者,同時風靈每個月要至少寫9萬字小說。直到小說完結。

        ?????風靈早上早早就去郵局寄信,回到學校的時候,新玉格格把鋼琴用來練劍給劈了,那鋼琴可是德國的。還把女先生的裙子給劈開了。

        ?????風靈在走廊上坐著看書的時候,聽到幾個丫鬟和新玉格格說:“格格,我們這回不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新玉格格磕著瓜子,不以為熱道:“過分?這就叫過分?“

        ?????“???還要鬧呀?”幾個丫鬟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

        ?????“我告訴你,我們要一直鬧下去。前面那樣鬧不是都好好的嗎?說明沒作用。要一直鬧到學校把我開除為止?!?br>
        ?????……

        ?????風靈放下書本,看著新玉格格遠去的背影。久久陷入沉思。

        ?????風靈回了家,剛做好飯,就看到馬大炮翻箱倒柜的找東西,一邊的奶奶也著急道:“你說,這能擱那兒呢?你說,咋就不見了?!?br>
        ?????風靈看他們找的著急,就知道馬大炮八成是要教訓新玉格格了。

        ?????她當然不能讓馬大炮送死,在一邊端了菜,坐在桌子上:“爹,好好的,你找獎牌干啥呀?”

        ?????馬大炮一呆,姑娘怎么這樣問話?

        ?????“你知道在哪?”

        ?????“不知道?!憋L靈搖搖頭,嘆了口氣。

        ?????“但是我知道你對校長說:“要不我去教訓教訓那個不懂事的格格?!薄?br>
        ?????馬大炮一呆,問道:“你咋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