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零、 死亡亦非結束
        ????午后烈日陽陽,即便已是秋至時分,夏末遠離所余殘熱依舊籠罩著這座城市。蟬鳴聲聲嘶嘶,外環以西大片老舊街道小區人跡稀少,偶爾途經車輛駛過揚起層層灰沙,周遭一切安靜冷清。

        ?????順著堆砌泛黃石墻,緊鄰低矮的南雜鋪子前,高個女孩正吃力地將十余只大箱子搬進店內。削瘦臉孔置于高溫底下直曬灸烤,宛如紅油爆蝦,深灰T恤汗流浹背。

        ?????與守在門口處的老板娘打了聲招呼,結算清單后,易落冉胡亂擦去額頭不停滾落的汗水,復又跳回小箱車駕駛室。也直到此刻,她方有空閑時間喘氣歇息一會兒。

        ?????“……有幸請到三棲巨星安可馨小姐……現場做客青橙音樂訪談……她最新推出的主打歌曲……”

        ?????習慣性伸手將廣播電臺打開,調到音樂節目頻道。待聽到熟悉無比的名字時,易落冉表情卻是微微怔愣,塵封已久的記憶如潮水涌來。

        ?????曾經,她的名字叫做安落冉,是旁人眼里羨慕不及的安家公主。家庭幸福完整,有著寵愛自己的雙親,優越名媛千金生活。

        ?????可惜,所有一切在八歲那年,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轉折。偶然間的抽血化驗結果,原來她竟不是父母的親生孩子,如同狗血劇情般,牽扯出上一輩的恩怨情仇。

        ?????沒過多久,安家便找回了遺落在外的真正千金,在暴力家庭艱難生活的易可馨。面對這個突然闖進奪走自己身份的同齡女孩,安落冉心底終究懷著敵視與不善。

        ?????當擁有一切時,或許未必珍惜,但即將失去時,又怎么可能不會害怕后悔?才八九歲大的孩子,性格本就任性妄為,患得患失間做的錯事便越來越多。

        ?????終于十歲生日過后,安家忍無可忍將她打包送回了易家。搖搖欲墜的破舊樓房里,常年賭博酗酒毆打妻兒的親生父親,唯唯諾諾從不敢反抗的懦弱母親。

        ?????提心吊膽的窘迫生活,令易落冉幾欲崩潰。某天雨夜,她再也控制不住跑回以前所住之處,赫然發現養父母一家人移民去了澳洲。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她便已然明白想要好好活著,最終依靠的只能是自己。即使面對學校同學們的嘲笑刁難,充耳不聞的她狠下功夫努力讀書,每每考試保持在年級第一。

        ?????在家里,易落冉小心翼翼地討好愛賭博酗酒的父親,盡可能避免娘倆被挨打的次數。再后來,為了向往已久的首都重點大學,她早早開始兼職工作,偷偷攢起自己所需學費。

        ?????似乎因為年幼時期曾經做錯的事情太多,老天爺看不過去,給她開了大大的玩笑。當她欣喜地拿到期盼中的通知書回家時,一伙放高利貸的正拿著木棍砸光東西揚長而去。

        ?????夜里,賭愽輸得精光的易得利醉熏熏回來,橫挑鼻子豎挑眼地踹打她們母女倆。本想忍過去的易落冉發現自己積攢多年的存折不見了,又乍聞對方竟想賣女還債,積壓心底許久的怨恨憤怒火山爆發一般。

        ?????眼見蜷縮在地哀嚎慘叫的母親,她沖過去廝打糾纏中,失手殺了自己的父親。付出了五年的青春代價,所有美好前景戛然而止。

        ?????哪怕在監牢中,表現良好的她減免三年刑罰提前出獄,可只有高中水平又加之檔案記錄的污點,根本找不到任何體面輕松的工作。

        ?????而相比之下,早已回國的安可馨,憑借出色歌喉功底,漂亮不俗的外表以及扎實精湛的演技,在華國娛樂圈短短時間內,成為一顆冉冉升起的巨星天后。

        ?????摸出煙盒,易落冉動作熟練地點燃一支,猛吸了幾口。吞吐間,煙霧繚亂,瘦削面容淺淡嘴角勾起了苦澀笑意。她們早已是兩個極端世界里的人,即便大街上偶爾遇見也未必認得出來。

        ?????狠狠掐滅煙頭,平復泛起波瀾的心湖,再抬頭的她這才發現前方某輛重型卡車直直撞了過來。震耳欲聾的聲響中,她感覺五臟六腑移了位般,所有意識被尖銳劇痛拉入了深淵。

        ?????前窗玻璃全部破裂,歪倒在方向盤上的易落冉,急促起伏的胸口突地戛然停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她隱隱有所感知時,發現四肢百骸所帶來的窒息痛苦遠離了自己,便身體都變得輕盈松快。

        ?????“你已經死了?!北涞呐?,仿佛從遙遠時空穿透而來。

        ?????死了?易落冉慌忙地環顧自己身體狀況,竟鬼詭地只剩一抹淡青虛影。似心有所感,她呆呆傻傻望著下方小箱車駕駛室內失去生機的女人,七竅流血,面容慘狀。

        ?????青白五官無比熟悉,此刻呈現臨死前的痛苦之色。為什么,她仍舊還是死了。

        ?????隱忍,艱難,憶起過往種種,她內心漸漸泛起幾分不甘與可笑。哪怕在最絕望的時候,她都沒有過輕生念頭??涩F如今這場意外的車禍,卻斷了她所有的生路。

        ?????呵呵,只是想要好好活著,連如此簡單的愿望,老天爺都不給肯了么?

        ?????再也無法壓抑的悲慟,她很想盡情地大哭一場,卻發現自己失去了所有聲音,甚至連眼淚也不曾落下一滴。

        ?????“呵,想要活著嗎?”

        ?????原本陷入絕望狀態的靈魂,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直直盯向虛空中莫名出現的那團銀亮,心底漸漸燃燒起了強烈渴望以及求生意念。

        ?????“?!繕随i定……掃描……精神力及格……靈魂條件符合……”

        ?????“很好,記住你只有一次機遇?!崩淠曉俣软懺诙?,飄浮跳動的銀亮突然間迸發出刺目白光,它們紛紛籠向易落冉淡青虛影。眨眼功夫,臥室上空恢復了昔日的平靜。

        ?????周遭場景陡地轉變,易落冉立馬察覺自己竟置身于某處空曠的大殿內,角落亮起數盞淡藍燈光,幽幽暗暗神秘異常。

        ?????“歡迎進入試煉任務,倒計時3,2,1……”

        ?????隨著尾音結束,尚未來得及反應的她在天眩地轉間,意識再度陷入了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