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一、 絕情總裁壞前任(1)
        ????“林越如,你別太過分!”

        ?????頭重腳輕的不適感,耳邊傳來一道咆哮不滿的呵斥,易落冉甚至還沒來得及反應,左邊臉頰便被重重挨了記耳光。

        ?????啪,輕脆響聲,打得她表情蒙圈般直愣愣地望著面前帥氣男子。裁剪得宜的ARMANI亮灰修閑高級定制西服,襯得對方將近185公分的個頭,身形高大挺拔,氣質不凡。

        ?????深邃眼眸,鼻梁筆直,弧線完美雙唇緊抿成線。削薄層次分明的短發,五官輪廓猶如鬼斧刀刻般俊朗分明。

        ?????但,又能如何?易落冉精心描繪的似水明眸微微輕斂,高高抬起素白皓腕,不甘勢落地反手回敬對方一個巴掌。

        ?????生平最是厭惡會打女人的男人,無論是以何種理由。更別論,如今面前站著的只是個糠透了的花心大蘿卜。

        ?????“即墨,你沒事吧?”柔美不失清亮的女聲剎那關切地響起。某黑發垂腰,身材窈窕有致,雪白臉龐清純無比的年輕女孩,略帶內疚地咬了咬粉嫩唇角。

        ?????沈即墨面色當即陰沉冷漠,掩去心底莫名泛起的一絲失落,略顯薄涼地冷冷笑道,“也好,林越如,從此你我互不相欠?!?br>
        ?????“互不相欠?多么輕飄的一句話!”緊緊抓住手心里的小提包,易落冉蹬著十幾公分高的軟皮涼鞋,朝這對男女丟了個嘲諷的白眼,重重摔門揚長而去。

        ?????待走進空無一人的公寓電梯時,她方軟軟倚靠扶手內墻,輕輕揉起發疼的太陽穴,安靜悄然地接收原主留下的所有記憶。

        ?????這具身體的名字,喚作林越如,G市有名林氏集團的千金名媛。從高二開始,便與擁有同樣顯赫家世的沈即墨相識相戀。

        ?????大學即將畢業,原來以為水到渠成兩家即將秦晉之好的幸福未來,偏偏突如其來的一場意外,使得原主不得不遠赴海外另走他鄉。

        ?????歷經一年的艱難苦熬,當林越如滿懷希望地回到G市,卻發現自己心愛的戀人早已面目全非。沈即墨曾經的潔身自好,到如今左擁右抱的放蕩不羈,便連在商場使用的手段,也變得冷酷陰私。

        ?????原主心知虧欠,秉著寬容懇求其原諒的心態,打算與他重新和好。偏偏對方話語曖昧不清,舉止若即若離,即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可憐的林越如滿懷希望,如同許多被愛情沖暈頭腦的女人一般,以飛蛾撲火的姿態想要緊緊抓住這個男人。

        ?????卻未曾料想,她所以為的幸福甜蜜都只不過是海蜃盛樓的泡影。從她回來的那天起,所有一切都只是圈套算計,沈即墨的復仇游戲。

        ?????緩緩步出公寓大廈,夜晚涼風習習吹來,穿了套一字露肩碎花長裙的易落冉突然打了個冷顫。她撫撫汗毛豎起的胳膊,小心翼翼朝記憶中的停車場走去。

        ?????或許曾經環境使然,她并不習慣著高跟鞋走路,何況腳下是蹬著足足十多公分的鞋跟。為免出糗,她只得輕輕巧巧地踩落地面,盡量保持平衡。

        ?????臨近十一點左右,市中心公寓小區內的人跡開始變得稀少。身形纖瘦女孩,獨自漫漫緩緩前行,偶爾輕風拂過她長長裙角,淺淺綠底好似盛開了朵朵月白落梅。

        ?????精致臉龐微微偏側,修長天鵝美頸略略低勾,目光似乎全神貫注凝視著地面,步伐輕盈靈巧得像極了墜落黑夜的天使。

        ?????鬼使神差般,坐在黑紅布加迪車內的容初景悄然跟隨,忍不住拿起旁邊攝像機調整焦聚角度按下了拍照快門。

        ?????此刻,他口袋里的手機鈴聲乍響,來電顯示卻是父親的號碼,只得按捺住心神接通,“爸,這么晚了,有什么事?!?br>
        ?????“寧蘭香水廣告策劃進展如何,明天早上你交一份報告給我……”

        ?????簡短毫無溫情的父子對話過后,合起手機的容初景再度抬眼。卻發現前方佳人早已不知所蹤,只得摸摸光潔下頷,狹長微揚墨眸劃過流光溢彩,他暗道了聲,可惜。

        ?????G市明富山瑰葉園,偌大私人游泳池,修剪整齊的綠草坪,黑瓦白墻并排呈回字形的古風別墅,這是林家傳承百年的老宅。

        ?????“大哥,現在集團上市股票一跌再跌,外界許多謠言風傳,說咱們都快要面臨破產倒閉了!”

        ?????面色很是不虞的林建業,將手里煙頭狠狠丟進白瓷灰缸掐滅干凈,頗為暗惱地掃過自家大侄女,“倘若不是越如當初眼高手低,非要和那小子合作項目,又怎么會出現一連串的麻煩事?!?br>
        ?????“阿業,現在再講這些也沒用。再則,運營項目都是通過董事會投票表訣,電子開發軟件這方面確實較有前景,假如不是沈家聯合外人反咬一口……”

        ?????“唉,小如終究太年輕了?!绷纸ㄔ嗳嗑o皺成川的眉心,最近煩心事接踵而來,偌任由家族企業如此下去,或許真會面臨破產倒閉。

        ?????廳堂籠著一片烏云慘淡的低氣壓,看著原主父親等人焦頭爛額的模樣,易落冉卻是覺得腦仁嗡嗡作疼,自己到底接收了怎么樣的大爛攤子。

        ?????林越如當初可是攻修企業管理專業的,哪會如此輕易便中了沈即墨的圈套?!難道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皆為負數?!

        ?????易落冉默默上樓回到房間,準備將那些大學所考書籍內容全部翻一遍,再努力回想原主所留下的記憶,慢慢抽絲撥繭,試試能不能找到解決辦法。

        ?????幾天幾夜不眠不休翻查資料信息,隨著對家族集團現今狀況了解得越深,她便對沈即墨此人的心機越發忌憚。

        ?????林氏曾經是以食品生產起家,近些年來又陸陸續續運營了些地產能源等開發項目,試圖轉型為多元化產業,并且確實慢慢橫跨多個領域。

        ?????然而自打原主回國沒多久,集團旗下某子公司經檢嚴重的偷稅漏稅,連帶總公司遭受盤查賬目稅務。此事鬧得滿城風雨,林氏名譽受損,上市股票跌了好幾個百分比。

        ?????似乎就從這個時候開始,林氏一直處于風雨飄搖的劣勢處境,風評也越來越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