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十七、 絕情總裁壞前任(17)
        ????法國地方美,人也美。天色剛剛大亮,已然起床的易落冉拉開落地窗簾,順手回了條手機剛剛發來的短信。昨天,她順利與杰弗瑞這邊敲定合作研究的最后事宜,打算今日轉機前往薩蘭曼丹。

        ?????隔著玻璃,遙遠那頭初升晨陽緩緩冉起,紅彤早霞沖破深藍微黑的天幕,這是大自然所贈予世界的瑰麗景色之一。

        ?????倒了杯溫熱茶水,易落冉盈亮美眸略略感嘆地望著波爾多市的日出,如此壯觀迷人。如果不是待會兒還有事情要辦,她倒真想在這里休息幾天。

        ?????薩蘭曼丹,位于加里渤尼島西北部,至今依舊延制著君主專權的國家。別看它領土面積狹小,卻以原油和天然氣為主要經濟支柱,可是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之一。

        ?????“林小姐,請您稍候,我們老總正在開會?!?br>
        ?????“沒事,我就坐這等著?!闭f著流利的英語,易落冉指指會客室內灰色沙發,淺淡雙唇勾起客氣的笑意。尚煌集團可是薩蘭曼丹目前最大財閥之一,幾乎壟斷了這里的石油與建筑業。

        ?????粉色指甲修剪圓潤的手指,輕輕摩挲掌心里躺著的淡藍首飾盒。她腦海忽然躍上了某張笑得寂寥的稚嫩臉龐,胸腔泛起莫名酸澀難過。

        ?????“大姐姐,你覺得天堂是什么顏色?”明媚陽光底,還未長開的漂亮五官,皮膚顯得瓷白無暇。十二三歲的單薄少女,張開細瘦雙臂好似即將乘風而飛的雛鳥,脆生生地問道。

        ?????尚予馨?;蛟S因為同樣游離在生死間的忐忑,短短幾次巧遇,在法國諾曼底的那段時間,林越如倒與這個小姑娘成了相談甚歡的朋友。最后一次見面時,對方將戴在手腕的翡翠鏈子送給了她。

        ?????可惜原主被弄得精神失常進入瘋人院之時,這東西便落在了沈即墨的手里。也正因如此,他意外得到一次合作大機緣,連帶背后沈氏集團資產連連翻了幾番,成功跨入全國財富榜前十。

        ?????已經前前后后了解所有劇情的易落冉,自然而然清楚明白尚予馨的真實身份,薩蘭曼丹最大財閥尚煌集團千金。聽聞這尚家與薩蘭曼丹王室頗有淵緣,底蘊異常驚人。

        ?????“你好,林小姐?!狈氯舸筇崆貵調的醇厚聲音,好似名模九頭身的美男子,光澤皮膚呈現健康蜜色。帥氣的背頭發型,瀏海微微斜揚露出飽滿寬額。

        ?????深深凹陷眼窩,長闊有形的眸子漆黑如墨,隱隱透出幾分少有的寂冷。高挺直鼻宛如懸膽,厚薄適中的完美雙唇卻漾著截然相反的溫和笑意。

        ?????“尚總,您好?!逼鹕泶蛄藗€招呼,易落冉將手心里的首飾盒輕輕推了過去,示意道,“這是您一直想要找到的東西?!?br>
        ?????聞言,尚予琛漆黑如墨的雙眸意味加深,輕輕打開淡色藍絨盒蓋挑出內里的細鏈子。九顆淚滴形的翡翠墜子,純正祖母陽綠,水頭十足,價格昂貴。

        ?????翻過鉑金扣鎖,他若有所思地摩挲著內面刻有的‘柔’字,視線略略低垂掩去了眼底的懷念感傷。好半晌,他才緩緩開口道,“能否方便透露,它究意怎么落到你手里?”

        ?????“我和尚予馨曾是患友,也是朋友。最后一次見面時,她送給我的?!焙翢o任何隱瞞,易落冉淺淡雙唇微微抿起,盈亮烏瞳劃過物是人非的感慨,“很抱歉,我并不知道這條翡翠鏈子具有如此重要的紀念意義?!?br>
        ?????“謝謝?!鄙杏梃幼餍⌒牡仃P上淡色藍絨盒子,從外衣口袋掏出Aurora鉆石鋼筆,飛快簽了張支票,“當然,我會支付當初約定好的酬勞?!?br>
        ?????為了尋回母親的遺物,他早在二個月前便在法國各地刊登了這條消息,雖然時常有人故意拿假手鏈前來冒充,可他仍舊生怕與母親遺物錯之交臂。幸虧這一次,終于找到了。

        ?????“尚總,十分抱歉,害得您又憶起了傷心事情,但我此次前來,是為了物歸原主?!?br>
        ?????并沒有伸手去接那張數額后面一大串零的支票,在易落冉心里友情間的饋贈,實則無法用金錢去衡量。當然她暗暗困惑不已,為何尚予馨會將她母親的遺物送給自己?!

        ?????“林小姐,你可知道這張支票的價值么?”

        ?????二億薩蘭幣。挑挑濃黑劍眉,回過神來的尚予琛,修長指尖夾住那張薄薄立馬就能兌換的支票,心底難免劃過一線詫異。畢竟面對這般巨額的意外之財,鮮少有人能夠抵擋得住誘惑,

        ?????“折合華夏幣一億?!陛p輕吐出幾個字,易落冉目光誠懇地望向身邊神情莫辯的冷峻男子,開口要求道,“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嗎?”

        ?????“如果有時間方便的話,下午我帶你去吧?!毙∶枚ㄈ缓芟矚g眼前的女孩,否則也不會將母親的遺物如此輕易地轉送。尚予琛緩緩點頭,心里卻是劃過沉重的愧疚感。

        ?????仿佛知曉前去忌拜吊唁的人們此刻思緒感覺傷低郁,先前還晴朗無云的天色漸漸轉陰,浠浠瀝瀝飄起了細細毛雨。

        ?????薩蘭曼丹都東區郊外,占地約莫四十多畝的超級豪華墓園,身著同色系黑衣男女各自正撐著把透明雨傘,緩緩走向最靠里的位置。

        ?????墓前黑石碑貼了張十二三歲少女的黑白照,稚嫩五官難掩漂亮氣質,右側梨渦隨著嘴邊掀起的笑意,隱隱現現顯得調皮可愛。

        ?????“小馨,我來看你了?!边@是你最喜歡的花。將手里抱有的一大束白雛菊菊輕輕擱至石碑前,易落冉感受到胸腔翻騰的難過惋惜,莫名憶起一句話,尚未盛開,便已調零。

        ?????如今,想必你已經知道天堂究竟是何模樣,又是哪種顏色了吧。

        ?????“妹妹,開心嗎?!毙揲L手指摸摸石碑上的照片,尚予琛長長低低地嘆息出聲,微微仰頭望著陰蒙蒙的天空,整個背影在細雨中顯得寂寥蕭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