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妖族歸附 魔域重現
        ?????血紅色的光灑在我的身上。

        ?????我俯視著我魔族的子民,心中充滿的激動,也感受到了責任的重大。

        ?????與此同時,龍頭臺。

        ?????“魔族已經復出,妖族的先遣大軍全軍覆沒,統領妖王戰死!”妖族的妖侍跪在臺下,向各族高層匯報。

        ?????“砰”妖族的妖皇發怒道“妖族先遣大軍和魔族之人交戰,而各位竟然不出一兵一卒援助我,如果各位出兵的話,有可能會把稚嫩的少帝扼死,但你們到底是什么意思???”妖族的當下的領袖妖皇對著百族現任的領袖,咆哮著,換來的并不是反駁或開脫,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靜,仿佛魔族復出這短短幾個字,代表的卻是無邊的恐懼與無可奈何。

        ?????“神族派遣使到了!”在臺下的守衛通報到。

        ?????除了妖族,各個種族的代表都起立以表尊重?!吧袷?,我不明白,為何讓我妖族出動大軍卻沒有一族的支援!”妖皇看著神使說道。

        ?????“第一,這不是我的命令,我也是傳達神族高層的旨意而已;第二,神族與百族族長已經商討過了,認為妖族戰斗力是較為強悍的,如果能支撐的住,各族將派遣軍隊支援,但如果不敵,各族應保持按兵不動的姿態,畢竟去了也是送死,你的先遣部隊,不過是炮灰軍團而已;第三,百族皆起立以表尊重,而你卻還是坐在這里,是對我神族的藐視嗎?”神使說著說著,眼神一冷,一揮手臂,便把妖族妖皇甩出數米!“哼,你不過是一個代理的妖族首領,竟敢如此放肆,實力不如你族族長的千分之一,難道妖族之人都死完了嗎?居然選你這個窩囊廢當領袖!”語氣之間充滿著對妖族的不屑和妖皇的藐視。

        ?????妖族眾人自然聽到了神使這一番話,但也并沒有人敢站出來說一個不字,身為妖族妖皇的卿破,臉色陰沉的仿佛可以滴下水來,自己的先遣大軍居然全軍覆沒而且沒有一個人支援,本身就不高興,到了這里居然是眼前這個充滿傲氣的神使故意指示的,抗議了幾句竟然還被這個狂妄的家伙打飛了,說自己是窩囊廢,這口氣任誰都咽不下,更何況妖族是一群野獸修煉而成的種族,本性還在,怎么可能受得了這種氣?他站起來,擦干了嘴角的血,看了看站在龍頭臺之下的妖族眾人,他們的眼神里都充滿了憤怒,同時也有著無奈,這是發自內心的自卑,對于神的自卑。

        ?????卿破看著臺下的妖侍,瞬間眼神充滿了堅毅,轉過身去對神使說道:“神使大人,我妖族自天地出生,便是自由之輩,無人能桎梏住我們,不必說你一個神使,就算是至高神天帝復出,也休想讓我們妖族低頭,妖者,自由于天地之間;敬你時,你是神使,不敬之時,消失了也罷?!?br>
        ?????卿破揮揮手,遠處只聽得驚人的一聲獸吼,這一聲之后,以后更有無數野獸咆哮,隨即,蔚藍色的天空變得陰沉,驚人的妖氣正蔓延著整個天空,妖族的冥龍正鋪天蓋地的往這里趕來,地上妖侍和天上的冥龍,一會就集結完畢,林破的各位妖王妖將也全部變成戰斗時的戰將,按照實力大小排列有序,站在兵陣的前面,等待著林破的命令。

        ?????卿破此時也身披淡藍色的披風,腰間多了一把深紅色的長刀,名曰彥幕,是妖族族長世代傳承下來的代表妖族至高權利的戰刀,有一人多高。卿破此時就站在神使的對面,龍頭臺上的各位代表,看情況不對,早就偷偷地跑掉了,龍頭臺上只剩下了卿破和神使。

        ?????神使臉色平淡,唇齒微張,吐出幾字“你贏不過我?!毖哉勁e止,無一不顯示著對妖族的輕蔑和自身的狂妄。卿破也沒有了剛才喪失理智的憤怒,轉而卻和神使一樣的平靜,黑色的瞳孔在瞬間轉換成了深紅色的瞳孔,開口說道:“那我呢?神使大人”這是深邃的聲音,仿佛代表了整個世界的歷史與故事,有一種蒼老的語調。神使在這一刻終于變得慌亂了起來,他試著問站在他對面的人:“難道是...你???”神使眼神中充滿了恐懼,而他面前的這個男人,氣場瞬間改變,爆發出強烈的妖氣,在空中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形成一條遍布黑色鱗甲的黑龍,接著黑龍從天而降,發出眩目的白光和劇烈的氣震。光芒消散的那一刻,再也沒有了神使的身影,不可一世的神使,被卿破這一妖術,震成了點點白光。

        ?????“沒錯,我是羅宗?!边@個像大地一般深沉的男人回身面向他的妖族族民充滿威嚴的說道“我是羅宗,妖族始皇,是你們現任妖皇卿破的前世,這個小家伙說的對,我們妖族自從站在這片大地以來,從來沒有受過這種打壓,所以我們反抗了,現在算是與戰魔盟的那群家伙走上了對立面,不過我覺得很快,他們也會不滿神族的壓迫,反抗他們的,現在,全體妖侍聽我號令!”下面的妖侍和在天上飛行的冥龍全部發出震動天地的吼聲,表示自己的堅定立場。羅宗莊嚴的宣告“妖者,為自由生,為自由滅,今因神族的壓迫,我妖族決定退出戰魔盟,天若壓我,我必滅天;地不容我,我便踏破這無邊大地!全體妖侍,出發,目標:天魔峰!”說完,自己便化為了一團紅色的光芒,向天魔峰方向飛去。

        ?????此時———天魔峰

        ?????“報告少帝,天魔峰外有異常的能量流動,同時有無盡的妖族妖侍和滿天的妖氣正往這里趕來,按照他們的行軍速度,還有一個時辰,就能到達我天魔峰腳下!”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了,就讓蘇楓和老頭子出去看看。

        ?????一個時辰過去了,只見蘇楓笑瞇瞇的走進來,卻不說話,我非常疑惑,就讓蘇楓帶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當我走出無盡魔宮,看到妖族的妖皇就站在我的面前,老頭子也笑瞇瞇的看著我,當我看到妖皇手上拿著的令牌的時候,我明白了,原來是來歸順的啊。

        ?????我雖然當魔帝的時間不長,但有老頭子這家伙和蘇楓在我耳邊說來說去的,我也懂了不少。原來,妖皇手上拿著的是天魔峰下這群妖侍的指揮令,只要有這個令牌,妖族的一切都歸你管,有了這個令牌就像妖皇一樣,但沒有妖皇的名義,這面令牌代表妖族至高的權力,就像我手上的魔戒一樣。

        ?????老頭子對我說“炎瀛,這可不是現任的妖皇,他是卿破的前世,羅宗?!?br>
        ?????羅宗開口對我說道:“久仰魔帝大名,整片大陸無人不知魔族之大,魔帝之強,我妖族面臨巨大的危機,希望魔帝能和我們一起,妖與魔,凝聚起來,消滅所有敢于反抗的勢力?!?br>
        ?????我笑瞇瞇的收下令牌,對羅宗說:“當然,但是這次重現于卿破之身,應該還有其他重要的事吧”

        ?????羅宗笑著對我說:“魔帝果然機智過人,本皇這次現身,是為了千年前對你前世姬天的一個諾言?!薄笆裁粗Z言?”我問到,“關于你們魔族的魔域重現!”我頓時驚訝住了,老頭子和蘇楓也愣住了,我們此時一直蝸居在天魔峰,就是因為沒有當年的魔族黑甲軍,甚至連最低等的白甲軍都沒有,導致這一切的就是因為魔族精銳被全部封印在了魔域之內,而魔域便是我魔族的版圖,魔域之大,令人不敢想象。

        ?????“魔域的封印,就在你的腳下,如今時辰已到,魔族該復出了,我也該走了”羅宗笑著說完這句話,身體瞬間癱軟在了地上,我連忙讓蘇楓把他扶起來,就在這一刻,我腳下居然出現了一個復雜的黑色法陣,同樣的我手上的戒指也散發出深邃的光芒,于是,以天魔峰為中心,黑色的泥土,紅色的天空正飛快的擴散著,我發覺自己的力量也更加強悍了,于是,天上出現了血月,我感到了無比的舒暢。

        ?????魔域,終于重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