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aqwg"><acronym id="iaqwg"><input id="iaqwg"></input></acronym></rp>
    <rp id="iaqwg"></rp>
  • <dd id="iaqwg"><optgroup id="iaqwg"></optgroup></dd>
      <em id="iaqwg"></em>
      <tbody id="iaqwg"></tbody><tbody id="iaqwg"><noscript id="iaqwg"></noscript></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蘇楓的回憶,我的身世!
        ?????人族村莊門口。

        ?????我看著被我的力量碾壓成粉末的妖王,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但我看向老頭子和蘇楓的時候,他們兩人臉上浮現出來的卻是欣慰的笑容,連蘇楓的冰山臉也有了一絲絲的溫暖。只見老頭子拖著重傷的身體,一步步艱難地向我這邊走來,剛到我的身邊,他“撲通”一聲跪在了我的面前“少帝,孽臣罪該萬死!”老頭子這一舉動讓我不知所措,我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了蘇楓,蘇楓恭恭敬敬的向我鞠躬并且說道“少帝,夜寒大人本是我魔族魔軍大統領,上古一戰,神族聯合百族討伐我魔族,夜寒大人統帥我族精銳在魔域邊緣迎戰百族大軍,而卻不知百族高手及族長悄悄來到魔域深處的天魔峰,偷襲了我皇魔帝,也就是少帝您的前世。我皇魔功蓋世,那場大戰把整個魔域的天空都染成了血紅色,當時屬下為吾皇座下的霸天十三魔之一,也參加了那次的戰斗,我和各位魔將一起幫助吾皇反擊,并立刻命令夜寒大人統領軍隊立刻回防,可一切已經太晚了?!碧K楓嘆了口氣,黑色的瞳孔充滿了凄涼,仿佛又把這件事重新回放了一樣。而我也聽的入神,甚至忘記了跪在我面前的老頭子,有的只是那場大戰的景象。

        ?????“我們十三個兄弟,我排在第十三位,當時吾皇派我去找統領大人,通知他回防天魔峰,我當時想留下來和其他將軍一起戰斗,可是吾皇的命令我不能違背,也不敢違背,于是我在眾將軍的保護下,殺出了重圍,終于把統領大人找了回來?!碧K楓的臉色開始激動起來,俊俏的臉也扭曲了,黑色的眼睛里吐露著血紅色的光,好像沉浸在了痛苦之中“統領大人率領魔族大軍回到了天魔峰,大人沒有辜負吾皇的期盼,我們魔族的大軍在魔域邊緣重創了妖兵,妖族死傷嚴重,從我族邊界撤退了。正是因為打退了妖族,大人才能率軍回境,然而天魔峰上的戰斗更加慘烈,魔是沒有壽命的限制的,但卻不是不可被打敗的。霸天十三魔在各族高手的圍攻下依然占據上風,而吾皇高高的坐在天魔峰的巔峰皇座上俯視著這場戰斗,當時吾皇威風凜凜,渾身上下散發的都是一股血腥味,一股殺氣,一股與生俱來的皇者風范!吾皇身披暗黑色大氅,身后血煞星照耀,手執鴻蒙焚天劍,就在這場戰斗敵人就要被打敗的時候,天帝,神族的天帝出現了!”蘇楓的臉色一剎那變得煞白,似乎有一絲絲恐懼的味道,而我面前的老頭子,在聽到天帝二字的時候,身體也不禁微微一顫,要知道,老頭子可是沒怕過誰的啊。

        ?????“天帝出現在了魔域的上空,我已經不記得他的樣子了,他的出現,伴隨著金色的光,他一身白衣,可他并未下界降臨到魔域當中,他出現的一剎那,百族的族長就像約定好了一樣,自發的退出戰斗,圍成一個奇怪的方陣,就在這時,天空中的天帝下來了!他帶來的金光照耀了被染成紅色的天空,天帝站在了大陣的陣眼,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拽了下來,放在了腳下的位置上,那是我第一次見神族人的鮮血,金色的鮮血?!?br>
        ?????“就在這時,吾皇察覺了不對勁,于是親自來到戰場,魔族的大軍在前方集結完畢,我們霸天十三魔和統領大人也在前面,同時在前面站著的還有我族護法長老等,但沒有人此時的心情是輕松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吾皇面容也凝重了起來,這在魔族的歷史上,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睘槭裁床粫l生呢?“少帝不知,吾皇魔帝代表的是整個魔族的意志和精神,他是每個魔的領袖,帶給我們的永遠是信心和必勝,但這次,吾皇也收起了笑臉?!?br>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吾皇發現了這個陣法的作用,這是魔煞印,能封印一切甚至是整個天空,整個星空,整個太陽,尤其是對邪煞之物,更有翻倍的作用,但是代價是所有族長的被迫沉睡甚至包括神族的天帝。吾皇迅速將統領大人喚至身前,將代表魔族最高權力的扳指交給了大人,并把自己的靈魂分裂出一半,封印修為,一并交予統領大人,并把自己的修為分為三層分別寄托在了夜寒大人身上,霸天十三魔身上和魔戒身上,將這些交代完以后,吾皇命令我們全部撤退,把魔兵全部封印到了魔戒之中,自己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大陸的至強者,吾皇帶著魔族的尊嚴和榮譽進行了最后的抵抗,將大陣的能量全部吸收,而百族族長也被迫沉睡,而魔煞印的威力之大,竟然快要波及到我和夜寒大人,為了魔族的未來,我和剩余的霸天十三魔決定犧牲自己,保全夜寒大人,于是夜寒大人才得以脫險,而我和剩余的兄弟,就被封印在了塔里,直至少帝您的出現?!?br>
        ?????說道這里我才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一些,原來我前世這么的厲害,和天上的神都交過手!但是我才十七歲,哪里禁得起什么跪啊,皇帝啊什么的?!吧俚?,孽臣茍且了這么多年,丟了我魔族的臉,孽臣罪該萬死啊”老頭子痛哭流涕,不停地跟我磕著頭,我只好說了一句“赦免其罪”老頭子才站了起來,我又讓蘇楓替他療傷,自己坐在旁邊回憶著發生的一切。

        ?????整片大陸上最強的種族,魔族,而我這個十七歲的少年,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居然變成了尊貴的魔帝,而我所認識的我,只是一個被村長收養,吃百家飯長大的棄嬰啊,什么種族之間的戰斗啊什么為了生存啊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這個小村子,這些可愛的人們,這片蔚藍的天空;我只要餓不著,平凡的過一生就好了,魔族的復出,這么重的擔子擔在我的身上,我會被壓死的。

        ?????“少帝,大人的傷已經治好了,我把一部分魔氣輸入了他的體內,大人原本就是魔,只是當人太久了,加上把功力道行全部傳給了少帝您,所以可能恢復期會比較長一些?!蔽一仡^看了一眼老頭子,果然他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的心也隨之放了下來。

        ?????“蘇楓,魔族對于你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嗎?”我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了這么一個奇怪的問題,“當然了,我們都是魔族之人,自己的種族比一切都重要,妖族聲稱自己是古老的種族,但他們其實還不配,一群野獸幻化作人形的卑劣的種族。我們魔族和神族是整片大陸上最古老的種族,血脈、修煉的功法都是正統,我為自己是一個魔感到驕傲,更為能跟隨在少帝左右感到受寵若驚!”蘇楓向我表達了他內心的想法,其實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只是一個人,只是一個人。

        ?????老頭子可能看出了我的憂慮,他來到我的身邊對我說道“炎瀛,其實我們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無法改變的,甚至連至高神天帝有時都打不破命運的束縛,而你的上一世,魔帝姬天做到了,你以為百族對我們魔族進行戰爭甚至不惜毀掉成千上百條生命只是為了捍衛所謂的正義?真是可笑至極,什么是惡,什么又是善呢?答案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強者制定的,只要你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踏平這片大地,震碎這片天空,把天帝從三十三重天上拽下來,把百族踩在腳下,你就能制定自己的規則,當年百族就是為了這一點,才對我們魔族進行戰爭的,現在,我們需要少帝成長為魔皇,最后成為吾皇魔帝,帶領魔族走向巔峰,而這些榮譽和自由,就掌握在你的手里?!闭f著說著,老頭子把魔戒從我手指上取了下來,放在我的左手心里,“魔戒是魔族最高指揮的象征,也是魔帝的權利象征,它封印了無數我魔族的子民,如果你選擇了捍衛他們,就請少帝您把扳指戴上大拇指上?!?br>
        ?????老頭子退到了一邊,和蘇楓一起看著我最后的決議?!盀榱四ё?,為了自由,為了踏平大地,震碎天空!”我把扳指戴上了大拇指上,隨著一道紅光直沖藍天,天空在剎那間變成了血紅色,“是血魔星!”老頭子和蘇楓同時說道。此時我被血魔星照耀,左手高舉“歸來吧,我的臣民們,我炎瀛在此發誓,自今日起,魔族復出爭雄,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天空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一座偉岸的山峰從天空慢慢落到地面,“天魔峰!是天魔峰??!”蘇楓和老頭子眼角含著激動的淚水,看著天魔峰緩緩下降。我慢慢登上山峰,找到了曾經的王座,坐下的一瞬間,山下頓時出現了數不清的黑甲軍隊,此時的我原本的臟衣服全部都換回了嶄新的黑白色龍袍,一把劍也出現在了王座的一旁“老朋友,好久不見啊”我說出來這一句話,而此時山下,震動天地的喊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少帝,即將成龍!?